将军遗孀之死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一、夜半警笛

这天下半夜,雷鸣电闪,暴雨倾盆。

山陽县公安局值班室电话急骤地响了起来。值班员小刘抓起话筒一听,是西岭派出所挂来的,告知幸福敬老院发生了一桩凶杀案。

!”5分钟后,公安局的警车开到幸福敬老院。刑侦队长方志明和副队长李捷等侦技人员在敬老院杨院长的陪同下,来到出事地点北头四栋女室,进行现场勘察。被害者是一位73岁的孤老婆子,名叫花海棠。法医检查结果,死亡原因是窒息,眼珠微突,舌根伸出,颈部皮下充血,既没有手掐印痕,也没有留下指纹。显然,凶手很老练,有反侦破能力,现场洒下大量香水,致使警犬嗅觉失灵。

四栋女室值班的服务员马小翠介绍了案件发现的经过。

这几天,花海棠的哮喘病越来越厉害,生活已不能自理。医生号了脉后,嘱咐马小翠要谨慎服侍,可能老人大限到了。半夜,暴雨把马小翠惊醒,已是凌晨3点,她起来给老人盖毯子,怕她天冷会着凉。当她双手接触到老人身体时,感到老人已经冰凉僵硬。马小翠吓呆了,惊慌地叫了起来。尖叫声立刻惊动了隔壁的几位老人,人们纷纷起床,杨院长也闻讯赶来。他立即安排两个炊事员堵住房门,保护好现场,自己冒雨小跑到派出所报案。

经过一番现场勘察后,天亮了,方志明他们收兵回局。

二、竹竿之谜

县公安局对此案十分重视,成立了专案小组,由方志明任组长,李捷任副组长。方志明原是省公安学校毕业生,几年来,曾侦破几起重大案件,如今已成为全县公安战线上的佼佼者。可是他对眼前这个奇案却感到十分棘手,他想罪犯作案动机大都是情杀、仇杀、谋财、报复、夺权之类。一个七十多岁的孤寡老妇,早已人老珠黄,无怨无仇,又没有任何财产,为什么会遭此残害呢?这真是一个难解之谜!

方志明回局后发现,由于自己的粗心,放过了一个疑点,那就是花海棠唯一的遗产——小皮箱。这是一只破旧的棕色小皮箱,四角虽已磨损变形,但仔细一看,做工精巧,颇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绝非过去农家人所拥有的。方志明觉得蹊跷,也许能够从这口箱子里找到一点线索。于是他再次找到了马小翠。

马小翠告诉方志明,这皮箱杨院长已查过了,是花海棠装衣服用的。

“小马,你好好想想,花海棠还有哪些随身携带的东西?”

马小翠摇摇头说:“就只有这只小皮箱。”

方志明继续问:“随身有没有显眼的物品,比如手镯、戒指什么的?”

这话提醒了马小翠,她忙从衣袋里摸出一只戒指,递给方志明看,说:“这是花奶奶一直戴着的,有时候她会怔怔地盯着它入神。她说这几年来我一直细心地服侍她,就送给我作个纪念。”

方志明接过戒指,仔细审视一番。这是一只银质戒指,虽说不贵重,可工艺精致,上面有两朵梅花,半开半闭。他又问道:“小马,你再想想,花海棠还有什么不离手的东西?”

一句话触动了马小翠的记忆,她说:“花奶奶来时带了一根竹竿,出门当手杖,睡觉时总放在枕头边,宝贝似的。”

方志明心头一亮,忙追问:“这根竹竿呢?”

马小翠说:“我是第二天上午来打扫房间时,才想起竹竿不见了。”

“你说说,这竹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马小翠见方志明对竹竿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感到奇怪。她说:“特殊说不上,不过这竹竿已磨成了棕红色,光溜溜的,说明在她手里已经很久了哩!”

三、意外发现

方志明把这竹竿当成突破口,调动精干警力查找它的下落。正在这时,案件又有了新的情况:敬老院在清理花海棠的遗物时,发现小皮箱夹缝里有一张2寸的黑白照片,已经发黄磨损。这是花海棠与丈夫的结婚照。从照片上看,当年的花海棠青春妙龄,长得娇艳夺目,她丈夫是国民党的一个将级军官,四十开外的年纪,表情凝重,眉宇间似乎深藏着某种忧戚。

下午,方志明和李捷带着照片,驱车来到花海棠生前所在的梅白村。

他俩在村长的陪同下,和乡亲们进行交谈。众人都说花海棠为人厚道,待人和气,连3岁小孩都不曾得罪,哪能和谁结下冤仇?方志明拿出花海棠的照片给大家看,问有没有人认识照片上的这位军官。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听说过花海棠有个国民党军官的丈夫,有的人还以为她是老处女呢!

花海棠不是本地人。她于!”958年冬拎着用印花土布裹着的一只小皮箱,流落来到偏僻的梅白村。村东头的寡妇桂香婶心地善良,收留了她。这个外乡女子30岁上下,面目姣好,文质彬彬,她告诉桂香婶,她叫花海棠,丈夫在解放前死了,无儿无女,无亲可投,孤苦伶仃。

从此花海棠在梅白村落户了。她与桂香婶关系密切,像亲姐妹一样。

方志明想找桂香婶了解情况,可桂香婶两年前已病逝了。

四、真迹被盗

方志明和李捷乘着风驰电掣的列车南下。

他俩来到了南京第二军事档案馆,查阅了花海棠丈夫的卷宗。她丈夫名叫金鸿昌,国民党嫡系三十七兵团炮兵师中将师长,!”948年在淮海战役中自杀。从档案馆的档案中,方志明有幸查到曾与金鸿昌搭档的副师长田东林尚健在。方志明同李捷又找到了田东林家,从田东林老人口中了解到,花海棠曾经有幅《大唐中兴颂》的珍贵文物。

!”948年初冬,淮海战场上硝烟弥漫,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被俘的被俘,逃跑的逃跑。担任外围任务的炮兵师师长金鸿昌眼见败局已定,在解放军入城之前,拔出手槍,对着自己的太陽穴开槍自杀了。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