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谋杀案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4 11:15

这天下午,青江市苏陽区光华路派出所来了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名叫王南雁,说有重要案情要报告。她得到消息,有人要谋杀她们公司的总经理朱运旺。

贺光明和助手小罗对视了一眼,问道:“这个情况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王南雁有些犹豫,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反正这事情绝对是真的,至于我怎么知道的,你们就别问了。”

接下来不管贺光明怎样追问,她再也不肯多说一句。核对了口供记录之后,贺光明不得不让王南雁离开了派出所。

接着贺光明把这事情跟所里的头头们汇报了一下,他感觉王南雁说话的态度不像是说谎,再说她编这么个谎话对她自己也没有一点好处。因此他建议,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等出了事再采取行动就晚了。

最后,所里经研究决定,对朱运旺实施保护,并请他来派出所协助调查。

朱运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秃顶,腹部隆起,典型的暴发户形象。听派出所的同志介绍了情况,问起他是否跟人结仇,他一个劲儿地笑着说:“我们这些生意人最讲究和气生财,怎么会跟人结仇呢。不过,生意上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但也不至于为这要我的命吧。”听说是自己公司的财务经理王南雁提供的消息,他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最近在工作上跟她有点矛盾,可能是她故意吓吓我吧。”

朱运旺走后,贺光明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派助手小罗去跟踪并保护朱运旺。

小罗开着北京吉普盯上了朱运旺的大奔,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车到比较偏僻的青飞路时,突然对面有一辆大型卡车疾驰而来,径直对着大奔撞了上去。小罗一声“啊”还在嘴里打转,两辆车已经撞到了一起,大奔像橡皮模型车一样严重扭曲变形。卡车停了一下,马上加速离去了。因为天已经开始黑了,小罗拼命睁大眼睛也没看清货车的车牌号,只隐隐看到最后三个数字是848。

小罗暗叫不好,飞快赶过去,先保护好现场,然后立马打电话给贺光明,简单介绍了这里的情况。贺光明一听叫声糟了,赶紧赶往出事地点。

贺光明到达的时候,朱运旺已经被120的救护车载走了。小罗告诉贺光明,朱运旺当场死亡。贺光明皱了皱眉头,果断地说:“马上传王南雁。”

王南雁听说朱运旺死了,脸色大变,但她还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消息的来源,贺光明没有办法。因天色太晚,只好让王南雁回家,并一再叮嘱她好好想想,配合调查。

第二天,在对公司员工逐一调查后,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贺光明决定再次找王南雁谈话。谁知这时却发现王南雁已经失踪了。贺光明想,根据她事先提供的消息,显然她有可能知道这件事的内情,她的失踪是不是怕凶手杀人灭口?或者她已经被凶手灭口了?

侦破工作陷入了僵局。

现在,唯一的线索是小罗看到的车牌号尾数848。干警们来到交通局,查询了全市所有尾数为848的卡车,共有36辆。经过近一个月的艰难排查,贺光明他们把目光集中到了一辆车号为青A3848的卡车身上。卡车的主人是个生意人,他提供线索说他的车雇了一个名叫苟金钟,外号“皮皮狗”的小青年当司机。可这个“皮皮狗”在一个月前突然失踪了,连工资也没问他要。后来他才发现卡车上有严重的撞击痕迹。

经鉴定,这辆车正是朱运旺车祸中的肇事车辆。

干警们根据车主提供的情况直扑苟金钟的老家,把回家避风头的“皮皮狗”逮了个正着。

审讯中,面对大量的证据,苟金钟承认那辆大奔是自己的卡车撞的,他说出事那天他喝了点酒,有点迷迷糊糊,不知怎么就把轿车给撞了。当时他吓了一跳,匆忙看看四周没有什么人,就开车跑了。

事情已经清楚了,但贺光明总觉得哪里不对,如果这是一个意外,王南雁怎么会预先知道呢?而且事后又为什么会偷偷离开呢?调查显示,苟金钟和朱运旺没有任何关系,苟金钟没有理由去谋杀朱运旺啊。

这时,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在一次偷窃案中抓到的小偷,为了将功折罪,主动供出他相熟的一个混混“花龙”在一次喝醉酒时说,最近接了一桩生意,去杀一个什么电脑公司的叫朱运旺的老板。

贺光明问:“你为什么把名字记得这么清楚?”

小偷说:“因为我当时觉得好笑,心想还运旺呢,马上就不旺了,命都丢了还能旺吗?您说呢?”

贺光明又问:“知道是谁让他去杀的吗?”

小偷说:“没见过,不过听花龙说,是姓朱的手下一个经理,还是个女的。”

贺光明大吃一惊:难道是她?王南雁?莫非她是畏罪潜逃?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既然她出一大笔钱请人杀朱运旺,又为什么来报案呢?

正在大家为这件事焦头烂额的时候,王南雁出人意料地来投案自首了。

王南雁交代,的确是她雇人谋杀朱运旺的。因为她最近在公司的一个预算上跟朱运旺产生了较大的分歧,性格暴躁的朱运旺在公司的高层会议上当着众人的面用粗野的语言斥骂她。自尊心很强的王南雁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当晚她在酒吧喝得大醉,一个名叫“花龙”的混混儿趁机凑上来蹭话,听王南雁说了事情经过之后,就一个劲儿怂恿王南雁“整死”朱运旺雪恨。盛怒中的王南雁哪经得起他一再相激,头脑一热,决定以六万元的价格,托“花龙”帮他找个杀手杀掉朱运旺。“花龙”收了钱后答应她会尽快把事情办妥。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要上派出所报案?”

王南雁说当初找人杀朱运旺是因为一时冲动,事后却越想越怕。她早就跟丈夫离婚了,独自带着还没成年的儿子,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孩子该怎么办?她最后决定取消这个杀人计划,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花龙”了,想来想去没有办法,无奈之下想出个险招,上派出所报案。她想只要警察保住朱运旺的命,即使杀手被抓到供出她,因为后果不严重,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罪。

可是出乎她预料的是,朱运旺真的死了。她害怕了,那晚从派出所回来之后就收拾东西带上孩子逃走了。可逃亡途中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更让她难受的是,孩子也跟着她受罪。稍通法律的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好回来自首。

王南雁被依法拘捕了。

再审苟金钟,他坚决否认收过“花龙”的钱去谋杀朱运旺,他甚至不承认自己认识“花龙”,他坚持那起车祸只是个意外。

贺光明感到有点棘手,这样一来,没有直接的证据指向王南雁,证明朱运旺的死跟她有关。看来,目前唯一的办法是找到“花龙”。贺光明和他的同事在王南雁常去的酒吧蹲了很长时间,连“花龙”的影子也没瞧见。看样子这小子溜了。

正在着急,小罗报告说,邻市在一起聚众赌博案中抓到一个外号“花龙”的混混,因见了青江市公安局的协查通报,就立即通知了他们。贺光明大感振奋,立刻派人把“花龙”从邻市带了回来。经过突审,“花龙”终于全部交代了。

事情的真相大大出乎干警们的意料。

花龙承认,王南雁的确曾经交给他六万块钱让他帮忙雇人杀朱运旺,但朱运旺的死却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当时他收了钱就跑了,根本没替王南雁办事。他想这王南雁是个弱女子,跟黑道也没有联系,这笔钱吞了也是白吞。为保险起见,他带着钱迅速离开了青江市。

真相大白,朱运旺的车祸纯粹是意外,却没想到造成了一个天大的巧合,差点把王南雁送上了断头台。

对于王南雁买凶杀人的行为,念其与朱运旺死亡事件没有关系,而且有后悔投案表现,进行教育后再罚拘禁三个月,六万元钱依法没收。

贺光明语重心长地对王南雁说:“人在社会中生活总会碰到各色各样的矛盾,我们要学会冷静和宽容,也要学会珍惜生命。一时冲动,毁掉的不仅是别人,也会是自己和亲人啊!”

王南雁泪水涟涟,重重地点点头。